【免費成人文學】鬧新房之淑女篇


新婚之夜,外面宴請賓客,好不熱鬧,新房內我卻只能坐在床上,等待他們吃完玩夠,再來鬧新房。


    外面的賓客,來的是些什麽人,我大概知道,會鬧新房的也就只有那幾人,老公的好友死黨,希望他們等會兒不會做出什麽出格的事才好。


    隨著外面的熱鬧漸漸平靜,新房內反而勢門了起來,果然是那幾人,小張,胖子,小葉,小王,小李子,看他們如狼似虎的眼神,我有點害怕起來,今天是我的新婚之夜呀,希望他們不要鬧的不可收拾。


    不過還好,開始他們只是說一些黃色笑話,后面又猜起來色情謎語,都是些什麽“妓女罷工”、“老和尚念書”、“昭君出塞”等等,他們出謎,只能我和老公兩人答,除了“昭君出塞”我是知道的,其它的我沒一個懂,唯一懂的也沒好意思回答,倒是老公和他們本來就是一樣的貨色,對付起這些來,得心應手,隨口就能說出謎底。


    他們見我沒回答,都不滿意了,說什麽最后三條,非要我來答才行。


    第一條,洞房花燭夜,打一地名。


    神差神使的,我也不知道怎的,心里一動,脫口道:“開封。”


    幾大高聲大笑,胖子色色的說道:“想來嫂是不用被開封了,直接享受。”說完還看了我老公一眼,可是他那一眼不但在看我老公,也在看老公旁邊的小張和小李子。


    我臉上一陣滾燙,慌張的低下頭,怕老公看出點什麽來。


    第二條,口交,打一字。


    這個很容易,就是字面上比較難聽,我紅著臉答道:“咬。”


    第三條,還是“口交”,打一成語。


    我咬著牙,當著老公的面有點不好意思說,他們卻在瞎起哄,老公也說沒什麽,新婚之夜,鬧洞房圖的就是一個開心。


    “吞吞吐吐。”我還是回答了。


    他們又是一陣大笑,又是胖子這個色胚子叫著:“嫂子,等會記得只能吞吞吐吐,可不能咬。”


    這話當然又惹來他們不懷好意的淫笑。


    第二輪遊戲結束,他們又在新房內喝起酒,我也免不了被灌上幾杯,頭有點暈,但可憐的老公卻在新婚之夜,被他那群所謂的“兄弟”灌的不省人事,倒在一旁呼呼大睡,而他的這群“兄弟”對他老婆虎視眈眈已久。


    果然,老公一醉,小張那禽獸就跑到我身邊,淫笑著叫道:“嫂子……”


    “不要……”我嚇的尖叫著,遠遠的跑離他。


    小張依然笑著,從衣袋里掏出幾張照片,扔到地上,道:“嫂子,最后一次,只要你讓我們所有的人滿意了,我就把照片和底片還給你。”


    照片里有兩個人,一個是我,另一個是一個陌生的男人,每一張照片里的我,都是一臉陶醉的表情,任憑那陌生的男人粗爆的奸淫蹂躏。


    “哇嗚……”看到這些照片,我不由哭出來,小張和小李子這兩個禽獸,也不知道拿這些照片威脅了我幾次了,今晚還要給這麽多人……,今晚是我的新婚之夜呀,我只哭了兩聲,再也哭不出來了,我欲哭無淚呀。


    在給這兩個禽獸威脅之前,我沒有被別的男人碰過身體,身上每一塊處女地,都是老公開的苞,沒有任何對不起老公的地方。


    可是那禽獸不知道哪來的照片,照片中的幾個體位,是我和老公常玩的,可是里面的男人卻不是老公,我知道這些照片是假的,可是不管是不是假的,不能讓老公看到,更不能傳出去呀,不然我這輩子就完了。


    小張這禽獸,見我畏縮和抗拒,又抛出十幾張照片,不屑的笑道:“嫂子,不要以爲自己有多貞烈,自己看看吧。”


    我一看,呆住了,這些照片是我被兩個禽獸逼奸時拍下的,從開始時的抗拒與流淚,到最后竟然是一臉瘋狂與享受,特別在兩個禽獸同時奸我小穴與屁眼時,我竟然是一臉陶醉的發癡,小嘴半開,不停的流著口水。


    “不……”我大聲叫了起來:“不可能的……”


    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自己在他們威脅逼奸下,還能那麽享受,可是我非常心虛和害怕,我害怕這些照片是真的,他們每次都下藥,我不能控制自己。


    每次被他們逼奸后,我都非常害怕,我自問多次,就算他們不下藥,我能不能控制得了自己,我非常想給自己打氣,說服自己可以,可是最后我還是不能相信自己。


    老公曾開玩笑的說過,我的身體那麽敏感,要是碰到爆徒,可能到后面還會享受,當時我非常堅定的否認了,老公像要證實什麽似的,以非常粗爆的手段對付我,還綁了我的手,嘴里也被塞了布條。


    那天我被老公干得高潮連連,最后還被開了屁眼兒,也沒覺得多大的痛苦,只有一種另類的“爽”,從那以后,我們經常玩起這種近似于強爆和SM的性愛遊戲。


    “嘿嘿,嫂子,這樣吧,我們作爲鬧新房的最后一場遊戲,遊戲名叫認夫,我們全部脫光,當然也包括你老公,躺著排成一排,你就用嘴認,只要認出你老公,遊戲就算結束,我們不會爲難你,怎麽樣?不過每選中一個,你必須讓他射出來,用嘴。”


    一旁的胖子又淫笑起來道:“當然只能吞吞吐吐,不能咬。”


    我沒有選擇的余地,能不答應嗎?他們手里的照片,只要隨便傳播幾張出去,我這輩子就完了,我只能點了點頭,眼里含著屈辱的淚水。


    “嘿嘿,嫂子 每次都是這眼神,到最后還不是爽的目光渙散。”小張這禽獸譏笑道。


    我被他們剝了個精光,雙眼用黑布遮了起來,雙手也被反縛,他們當然不會讓我用手,我老公的體格我再熟悉不過了,用手一摸就能摸出來。


    他們很快的安排好,我趴在地上,艱難的向前爬行了一小段,終于碰到了一雙腿,這種蒙眼找雞吧的遊戲我和老公也常有玩,我熟悉的擠進兩腿之間,很快的找到發硬的雞吧。


    我小舌頭一挑,把雞吧含進嘴里,這根雞吧的體味很淡,不可能是我老公的,我老公的體味很濃,所以每次他都是先挑起了我的情欲,才讓我給他口交,因爲濃厚的體味,在性欲未被激起的時候,只會覺得惡心,性欲一被激起,卻會覺得那是天下最美的美味。


    這時我雖然心里恻然,但是小張說的規則,不是我老公,我也得讓他射一次,爲了更快的結束,我只使出渾身解數,吞吐吮吸,小舌頭靈動的在龜頭上配合舔弄著,口水流滿了他的陰莖。


    我眼睛雖然被蒙著,但我知道場面肯定很淫穢,我也是故意的,我想讓他們發出聲音,可以從聲音的方位中,感覺出哪里不用接近。


    可是他們約好了似的,就是不出聲,倒是那胖子又開口了:“嫂子,沒見過你這麽好色淫蕩的女人,吃雞吧吃的這麽津津有味,放心,今晚是你的新婚之夜,我們會負責把你喂飽,不會讓你浪費春宵的。”


    我心里恨死了這胖子,當然也不能應他,只能更賣力的吸著眼前的雞吧,吞吞吐吐,賣力的吮吸了七八分鍾,終于讓他射在嘴里,我也沒矯情,直接把精液吞掉,射完的人,也站了起來,沒有繼續躺著。


    他們是挨著躺的,我翻了一下身,翻過一條腿,很容易的找到第二根雞吧。


    張嘴含住,嗯,好重的體味,老公……我心里“砰砰”直跳,眼淚差點流出來,老天還是眷顧我的,這麽快找到老公,同時我也在害怕,害怕他們不守諾言。


    正當我迷惘與害怕時,突然發現,這根雞吧是硬的,老公醉了,雞吧不可能是硬的,小張也有很濃的體味,那這根雞吧是小張的。


    我雖然恨死了這禽獸,可是我沒辦法,只好含著屈辱的眼淚,給他吮吸雞吧,讓他爽,更希望他早點爽。


    正當我賣力的給小張口交,突然感到后面有人在撫摸我的陰唇,我心里黯然,這班禽獸果然是不會放過我,我也沒打算抗議,因爲那沒用。


    不過我不打算抗議,后面的人卻說話了,是小李子:“嫂子,別介意,我這也是爲了你好,看我不是主動站起來了,免得你下次又重複找上我,不過,你看,得讓我找點事做吧,看你這麽淫蕩的爲兄弟們吸雞吧,我哪受得了。”


    我沒有理他,卻更賣力的爲小張吮吸起來,小李子的手指在我的陰唇上撫摸,還挑出我的陰蒂,我被他逗得身體直打哆嗦,我的身體本來就敏感,也不知道他們剛才給我喝的酒有沒有下藥,被他三兩下就挑起了性欲,渾身燥熱,穴里傳來陣陣騷癢,乳頭都站了起來,感覺很空虛。


    小李子兩個指陷入我的小穴里,感受到我穴里的濕潤和緊湊,大叫起來:“嫂子真夠淫蕩,還沒怎麽碰你的身體,就濕成這樣,嗯,不過這種極品,不淫蕩就太沒天理了,這個騷穴你老公每天都會干吧,我和小張每星期也最少要干五次,一年下來的次數,天呐,恐怕被那些妓女也不遑多讓,但是依舊這麽緊,依舊這麽美,真是人間極品。”


    小李子的手指從兩根到三根,突然快速抽插起來,我只覺一陣痙攣,陰道一緊,一股陰精從深處噴了出來,我泄了。


    我知道我被下藥了,不然不可能這麽快高潮。


    小李子的又說話了:“嫂子,你讓我爽了一次,我也回報你一次,這回我們一起爽。”


    他把雞吧對準我的穴口,一下子盡根沒入。


    “啊!”我放開小張的雞吧,大聲的叫了出來,我這時的表情,一定是一臉陶醉,因爲這種感覺,實在太爽了,我沒法抗拒,就算我想抗拒,我的身體也不行。


    我只能忍著這種極度的舒爽,繼續爲小張口高,讓嘴里盡量不發現讓這群禽獸更興奮的叫床聲,性欲一起,小張的雞吧也變成一種美味,我更賣力的爲人吮吸。


    小李子的雙手當然也沒空著,他俯下身,非常粗爆的抓我的房,后面挺動的動作也越來越重,把我整的死去活來,高潮連連。


    小張在我的賣力下,也射了,不過我這時卻沒力氣繼續尋找下一根雞吧,小張雙手抓著我的乳房,問道:“嫂子,是要到旁邊的這一位吧?”


    我只能無言的點頭,他雙手把我前身扶起,移了一個角度,正好對著下一根雞吧,然后再雙手扶著我的屁股,邊抽插邊轉移過去。


    這也是根體味很濃的雞吧,可惜他也不是我老公,他也是硬的,我只能繼續口交,讓他射精,小李子在我換了雞吧不久后,也在我穴里射了,不過馬上又有人插進來,不用說,是小張。


    之后就這樣,給我口交完的,到后面排隊插我的小穴,換人的時候也是邊插著邊把我扶過去的,就算是胖子,我恨死了他,在未轉向他之前,我就從他那條豬腳知道那絕對不是我老公,我也不敢不理他,我怕節外生枝,還得飼候這只肥豬。


    末了,只剩一人了,前面的都不是,我知道他們肯 定是先把我老公藏起來,讓我找不到,最后我給胖子口交的時候,是小王在干我的小穴,他把我移到最后的男人身上。


    雖然都最后一個了,我也被干得有些迷糊了,嘴里也不停亂叫,想住嘴也不受控制,可是最后一點理智還是有的,當我最后那根雞吧含進嘴里時,我懵了,這根雞吧不但發硬,體味也比較淡,根本不可能是我老公的,那我老公呢?


    這時我眼睛的遮布被解開了,適應了一會兒光線,后面干著我,卻一直沒開口的小王突然說話了:“老婆,怎麽樣,爽吧?”


    我頓時有如被雷擊般的,眼前雞吧還在我嘴里的,是正牌的小王,而一直干我小穴的,不是什麽小王,是我的老公。


    我腦子突然僵住了,不知道要怎麽思考。


    那一晚,他們沒放過我,六人玩了我整整一夜,我的洞房花燭夜,是在六個男人的蹂躏下渡過了,我就像一下玩具娃娃,任憑他們玩弄,腦里一片空白,可是因爲藥物的關系,對性我還是會反應。


     新婚之后好幾天,我


才從自我禁閉中醒來,是被他們肏醒的,醒時嘴里還吮著胖子的雞吧,下面的兩個洞也各肏著一根,是小葉和小王的。


    我雖然封閉著自己,但對外面發生的一切還是一清二楚,這幾天三人像要把以往一年沒碰過我的份,都補回來,一有空就往我身上折騰,最可恨的是我的身體竟然會主動配合他們,就連嘴巴也一樣,他們喂我吃飯,我會吃,把雞吧塞進我嘴里,我會吮吸。


    這三天老公也和我說了很多話,讓我知道真相,小張的那些照片,是我們做愛時,他自己偷偷拍的,然后交給小張,小張用PS技術,把里面的他換成別人,用以威脅我。


    也跟我說了爲什麽這麽做的原因,他們六個變態,喜歡看著自己的女人給別人玩,但又不想便宜別人,所以在好幾年前就開始計劃,這個計劃就是“共妻”,六人都會結婚,但與他們結婚的女子最后都會變成我這樣,成爲他們共同的玩物,老公甚至直認不諱的跟我說,他們就是要培養六個性奴,而我只不過是第一個而已。


    而且他們計劃的六個女人,是六種不同的類形,我是屬于淑女型,胖子的女友是個浪女型,也是最無特點的,因爲最后六個女人都會變得一樣的淫蕩,區別只在于穿上衣服以后。


    小張的女友是他的秘書,是個冷美人,小葉的女友還在讀大學,20歲的女大學生,看上去只像個十三四歲的小女孩,身高只有147 厘米,身材卻是纖濃合度,玲胧曲折,當然沒有卡通那種誇張的暴乳,她的一雙椒乳,配上她嬌小的身材,正好完美,如果單看外表不看年紀,她就是個不折不扣的小羅莉。


    小王的女友是個小太妹,性子近乎一個男孩,甚至有時候她都認爲自己就是男的,用老公的話,那是玩強暴最好的人選,小李子這個公公最是變態,他的女友是一個楚楚可憐的鄰家小妹,是他從小“玩”到大的青梅竹馬,那女孩子小他三歲,十歲時就被他破了身子,十年調教下來,成了一個完完全全的性奴。


    他們的共妻計劃也是從小李子的女友珊珊開始的,六人早在七八年前就認識了,都是有背景的公子哥兒,家里不是有權就是有錢,十幾歲開始就流連于花叢,剛開始是在學校里互搶美女,當然這些女孩他們不在意,大多是玩一段時間后就丟。


    搶著搶著,到最后學校里如果新出現一個美女,很可能會同時交兩個以上的男友,當然全是他們六人之間的,他們也裝作不知道。


    一個意外,一個腳踏三條船的女孩,這三條船當然是他們之中的三個,被校外的幾個小混混輪奸了,事情也那麽巧,剛好被他們六個禽獸發現,躲在一旁偷看,過程中那三個身爲女孩男朋友的家夥,竟然比另外三個還要興奮一倍。


    這個發現讓他們又懊惱又是興奮,之后又試了好幾次,六個人都一樣,當看到女朋友被別人侵犯時,那種興奮是前所未有的。


    但那些女孩被別人碰了,他們又不要,最后只好商定,便宜自家兄弟,從此他們追女孩,都是兩三人一起上。


    而這時小李子早有一個他不會放棄的女孩,那就是珊珊,那時的珊珊還才開始被調教,小李子也把她“貢獻”了出來,六只禽獸一起調教,因爲珊珊的原因,幾個才起了共妻的念頭,可憐的珊珊,就這麽被他們“共妻”了七八年。


    也幸好幾人都是有錢人,珊珊的身體是用那些昂貴的藥培養起來的,不然哪能經得起這六只禽獸這麽長時間的糟蹋?


    我醒后也認命了,他們不會放過我,而且我和老公的認識,也是家里的長輩撮合的,目的只是商業聯姻,沒想到我對老公第一次見面就心生好感,很快墜入愛河,讓家里人省心不少,現在都結婚了,反悔……來不及了。


    醒后的我,更成爲他們重點“照顧”的對象,最算沒空的,最少也會在我身上發泄一次,因爲我是除了珊珊外,第一個正式加入他們的人,讓我意外的是,我的身體竟然經得起他們那無止境的欲望和各種變態的玩弄。


    后來老公才告訴我,從我們第一次上床開始,他就開始對我身體的“改造”了,平時讓我喝的飲品,都加了許多特殊 的藥物。


    很快的,第二個女人即將要加入他們的變態團體——胖子的女友瑞敏,下星期胖子就要結婚了,不過他們結婚前,我還得和老公參加一個宴會,一個商業宴會,我們只需要露一下臉,算是對長輩們的尊重就行,但我最怕這種宴會,我不知道老公會怎麽折騰我。


    宴會前,老公已經把我要穿的服飾準備好了,一襲水藍色的連衣長裙,裙幾乎拖地的那種,一條由兩條細繩,和一小塊只有我半個巴掌大的布片組成的內褲,一片衛生巾,兩塊帶有無線控制的電磁乳帖,一個大號的跳蛋和一個帶有無線控制品的大號假陽具。


    看著這些東西,我快哭了,雙眼含淚的看著老公:“老公,你忍心這麽折騰我?”


    老公溫柔的吻了吻我的小嘴:“小芸乖,你不覺得,在那樣的場合,那麽多前輩面前,你這個他們公認的淑女,前后兩個洞都插了淫器,兩個淫乳上還有電磁帖,是多麽刺激的一件事,你會很爽的。”


    我又沒你們那麽變態,我眼淚都下來了,但我不敢說,老公很霸道,是他們六個禽獸中最霸道的一個,順著他的時候他會很溫柔,不順著他時,他一個眼神就能把我嚇死。


    這身“裝備”上身,第二天的宴會上,我幾乎是讓老公樓在懷里拖著走的,乳頭每過十秒就會有一陣輕微的電流流過,電得我全身痙攣,雙乳膨脹,幾乎賬大了一號,可是也很痛苦,這種狀態下,我要的不是電流,是要一雙有力的手,下身的屁眼里的跳蛋和小穴里的假陽具,也在時快時慢的跳動厮磨,折騰得我淫水直流,要不是那片衛生巾,現在會場的地下,怕是滴滿我的淫水了,這的確很刺激,很爽,但太過了,我接受不了。


    我雙腿直抖,幸好穿的是長裙,沒人看得出來,最要命的是作爲一個淑女,走路時雙腳是要並排緊合的,但下身塞了兩個大家夥,我怎能合得上,我只能苦撐了讓雙腿盡量夾緊,但這樣更刺激了兩個淫洞,從走進會場開始,我幾乎就高潮不斷,但我不能叫,臉上也不能有任何表現,這種痛苦的折磨,我幾乎崩潰。


    老公帶著我見各位長輩,我只能任由著他摟著到處走,然后機械式的問好,再聽他們的贊美,最后見的是我爸和他爸。


    他爸見到我更是一通狂贊,特別是我的臉,自始至終都是一片潮紅,也始終低著頭,不敢讓他們別人見到我的雙眼,因爲我雙眼的眼神現在肯定是一片朦胧,釋放著性的信息。


    他們把我這種反應當作是害羞了,公公哈哈笑道:“多清純的女孩兒,不過參加一個宴會,也害羞,小宇啊,現在這種女孩幾乎找不到了,能娶到小芸是你的福氣,你要好好對待她。”


    真不知道他要知道我這個清純的媳婦兒,長裙下正有三種淫器在折騰著,會是什麽表情,老公也裝孫子,把我摟得更緊了,嘴里恭敬的答道:“爸爸,岳父,你們放心,我會好好對待小芸,不會讓她受一點兒委屈的。”


    爸爸看出我有問題:“小芸,你是不是不舒服?”


    “嗯、嗯!”我低著頭應了一句,不敢說話。


    公公斥訓老公:“小芸不舒服,還不帶她去休息。”


    “是,那爸,岳父,我們先告辭了。”


    會場是一個酒店,老公把我扶到房里,躺到床上,又說有事,離開了。


    我正想拉開衣服,取下身上的淫器,房門又被打開,進來的是小王,我也不驚訝,隨口問:“你怎麽會在這里?”


    “嘿嘿!”小王奸笑著:“好老婆,剛好路過,知道你們在這里,就順便進來看看你,老婆你不也正好需要?”我是他們的“共妻”,其它的五人也跟著叫老婆,當然這是在沒有外人的時候。


    小王是躲躲閃閃進來的,剛才也不知道干了什麽,衣衫不整,跨下的老二撐得老高,肯定是沒干什麽好事。


    我的身體雖然被他們用藥品和調教得比淫婦更淫蕩,可他們也非常注重我的“本性”,調教的同時也沒忘讓我保留淑女的特性,見小王進來,我就停下手上的動作。


    小王卻沒理會,三下二除五,把身上的衣服脫個精光,粗長的雞吧早就一柱撐天,走起路來還會和肚皮甩的“啪啪”響。


    他今天很急性,不像平時,他們最愛的就是看我羞恥的表情,最后把一個淑女肏干得陷入性欲的旋渦,才是他們最滿意的。


    他今天沒有在語言上侮辱我,雙手也沒碰我的乳房,而是挑起雞吧就往我嘴里塞,我心里有點氣苦,現在我的雙乳最需要被一雙有力的大手征服的時候,那種讓人受不了的飽賬和微疼,讓我幾乎發瘋。


    我掙扎了一下,還是把他的雞吧納入口中,用力的吮吸起來,同時在“嗯嗯”的叫著,這里沒有人,我不用壓郁著不叫床,他的雞吧上還有些汁液,散發著很濃的騷味,肯定是其它女人的小穴里出來沒多久。


    小王也用力的舒了一口氣:“還是老婆夠爽,那些小服務員,騷是夠騷,可惜沒用,一插進去就直翻白眼。”說完一挺身,整根雞吧有三分之二進入我嘴里,直插到我喉里。


    我的喉嚨最被老公訓練得能容納他們的大家夥,對于他突然闖進來也沒覺得不適,自然的蠕動喉頭,讓他更爲享受。


    老二得到充分的照顧,小王閉目享受了一會兒,終于把目光落到我高聳的胸部上,雙眼發亮:“老婆,你身上第 二個最最極品的地方,終于也要開發出來了。”


    他拉開我胸口的拉鏈,抓出雪白的雙乳,又把乳頭的磁帖拿開,大笑著:“有36E了,都快趕上瑞敏了。”


    說完他雙手抓住我一個乳房,從根部幾乎用盡他全力的抓住,然后像擠奶般的往前擠去。


    “啊……”突然而來這麽粗暴的動作,痛得我放開他的雞吧大叫起來,只是我知道,這叫聲不單痛苦,還有極度的快感,早就需要被用力揉捏的乳房,配合著下體的兩個淫器,把我推向巅峰的高潮,我雙眼翻白,口水也下來了,滿臉的淫穢。


    當然這還沒完,小王在我左乳擠了幾次,又擠右乳,口中說著:“奇怪,怎會沒有,應該已經差不多了。”


    說著他一不做二不休,雙手一手一個,抓起我雙乳乳頭以下的,死命的用力抓擠,像要擠出什麽似的。


    “啊……”我又尖叫起來,高潮剛過,這會兒感到的卻是實實在在的痛,但我下體的兩個淫器並沒有停止“工作”,不一會兒,一種平時沒感受過的快感,又從胸部和下體傳快,就像傳說中的“痛快”,越痛越覺得刺激和爽。


    我口中尖叫著,身體不斷的掙扎,但意識中,卻希望小王更用力些,這種快感,真讓人瘋猜。


    好一會兒,我突然覺得有什麽東西從乳頭上噴出來,然后又是一個讓人瘋猜的高潮。


    小王興奮的大笑起來,一口含住我的一個乳頭狠狠的吮吸,雙手在兩個乳房上瘋狂的擠捏,而我也看清楚了,從奶子上噴出來的當然不會是別的東西,是乳汁,他沒含住的另一個乳房,每擠一下,就有一個乳汁噴出來,噴得老高,有些還落到我的嘴里。


    小王就這麽吃了我十來分鍾奶,直到乳汁都被他吸光,他才心滿意足的舔舔嘴唇離開我的雙乳,然后把我翻過來,撩起我的裙子,在我雪白的屁股上狠狠的拍了兩下:“老婆,你知道你第一個極品處是哪?就是這又圓又白又大的大屁股。”


    說完又是拍打,又是揉捏,玩了好一會兒,他也沒把我的裙子脫下,就那麽挂在腰上,拿出滑潤劑塗他發硬的雞吧上,又把我屁眼兒里面的跳蛋拿出來,雞吧抵在屁眼兒中,腰一用力,盡根沒入我的直腸中。